陳戰國、王仁宇.
  中新網北京5月10日電(唐云云)5月10日下午,北京市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原所長陳戰國、中國政法大學哲學系教授單純、中國馮友蘭研究會常務秘書長王仁宇做客“哲學精神指引人生——馮友蘭傳遞的中國智慧”主題講座,就馮友蘭兩部代表作《中國哲學簡史》、《貞元六書》展開討論,暢談當今社會環境下馮友蘭所傳遞中國哲學的現實意義。
  陳戰國表示,馮友蘭哲學著作深入淺出,又能緊密聯繫實際,思考中國社會普遍重大問題,因而影響巨大;單純表示,馮友蘭眼中的中國哲學之任務,不是增加關於實際的積極的知識,而是提高人的精神境界;王仁宇則認為,馮友蘭哲學思想對於實現中國社會現代轉型、實現民族文化的復興有重要現實意義。
  作為馮友蘭的入室弟子,陳戰國首先介紹了《貞元六書》這部著作。他表示,書名取自“貞下起元"之意,強調抗戰時期即為中華民族復興之際。據《周易》“乾卦”卦詞為“元亨利貞”,意為春夏秋冬四個時間段的循環往複。在馮友蘭看來,清末是中國社會的最低谷,抗戰時則社會進入上升時期。“貞元之際”即為冬春之際,用以說明抗戰時期是民族復興與民族覺醒的前夜。陳戰國曾著《馮友蘭哲學思想研究》一書,在書中提到“對馮友蘭的陌生,就是對中國文化、中國傳統道德的陌生”。在他看來,馮友蘭哲學思想深刻卻毫不枯燥晦澀,對國家、人民充滿關懷精神,在當下社會仍具有巨大的現實意義。
  單純重點介紹了《中國哲學簡史》一書。抗戰勝利不久,美國學者、《中華帝國的法律》作者布德曾邀請馮友蘭和羅素到賓夕法尼亞大學,分別講授中國哲學史和西方哲學史。馮友蘭面對西方聽眾,用西方人能聽懂的語言對中國哲學進行闡述,後來就將這一講義進行整理,以《中國哲學簡史》為名出版。《中國哲學簡史》開宗明義地指出:“哲學在中國文化中所占的地位,歷來可以與宗教在其他文化中的地位相比。”中國人以儒家為主的哲學體系,如同其他文化中的宗教一樣,起了類似於宗教的作用。而在本書的結尾,馮友蘭指出“人必須在先說很多話後然後保持沉默”,以提醒讀者對哲學不要教條地去遵守。
  單純談到,在《中國哲學簡史》中馮友蘭強調哲學的任務:“按照中國哲學的傳統,它的功用不在於增加積極的知識,而在於提高心靈的境界——達到超乎現實的境界,獲得高於道德價值的價值。”在“貞元六書”中,馮友蘭也反覆闡述,“哲學尤其是最哲學的哲學,它對實際只做形式肯定,它不能增加人的積極知識和實際的才幹,但可以提升人的精神境界。”而或許因為此,在當下全球化環境下,西方新生代讀者對馮友蘭哲學頗具好感。有西方讀者看過馮友蘭哲學著作後稱,“早知道哲學可以這樣讀,早就選哲學了”。
  王仁宇則認為,馮友蘭哲學是中西方文化哲學融合的典範,它的哲學思想在當今對於實現中國社會現代轉型、實現民族文化的復興有重要現實意義。《貞元六書》的主體闡述了中國哲學現代化和西方哲學生活化兩方面的內容。工業社會的到來讓生產方式逐漸現代化,促使人們走出家庭、走進社會,生活方式產生變化,思維方式、哲學內容也產生變化。馮友蘭哲學將西方哲學中的邏輯分析和理想分析引入,並尋求道德倫理的轉變,在善和非之間找到不在道德領域之內的中間地帶,成為人們安生立命、成家立業的指導。
  三位學者還重點探討了馮友蘭哲學對人生的指導意義。陳建國表示,要做到“無為”和“順性”。率性而為,順性、順命、順才、順情。尊重自然之性和客觀環境,隨遇而安、勇於承擔,在不違背道德的前提下,結合社會需要,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。在他看來,中國哲學是非常生活化的,感性而深刻,離不開日常應用,它所倡導是一種入世智慧,達到經世致用的境界。  (原標題:學者談馮友蘭哲學現實意義:思考中國社會普遍問題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u87vuwjnl 的頭像
vu87vuwjnl

ceiling fong

vu87vuwjn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